《日劇 四重奏 カルテット 主題曲》Quartet Doughnuts Hole - おとなの掟 The Adult Code


2017 年日劇《四重奏 カルテット》,由知名編劇坂元裕二編寫,松隆子、滿島光、松田龍平和高橋一生主演,故事描述「偶然相遇」的兩男兩女組成弦樂四重奏團體 Doughnuts Hole,一同住進輕井澤的別墅生活,相互扶持追尋音樂夢想,不同個性慢慢磨合,友情日漸深厚,單戀情愫悄悄滋長,而彼此不為人知的秘密也在過程中慢慢被揭開。

   毫無血緣關係的四人,互動卻有如家人般的默契,令人感到真誠和溫暖。朋友、親人、情人、婚姻、工作和夢想,透過日常對話引出人生道理與相處之道,充滿哲學和寓意,尤其是每每在餐桌上的聊天,耐人尋味的對白很值得深思。時而平淡,時而深刻,這不就是生活的寫照嗎?有時候,簡單的幸福就已經彌足珍貴。當你知道未知的人生道路上,有喜歡的音樂和朋友作伴,可以一起演奏樂曲,可以一起享用晚餐,分享生命歷程。那一刻,你不再孤單,屬於自己的人生樂章也將繼續演奏下去。


由 Nu-Jazz 樂團 fox capture plan 譜寫全劇配樂,並邀請椎名林檎詞曲創作、量身打造主題曲「おとなの掟」,由四位主角組成的 Doughnuts Hole 所演唱,歌詞巧妙呼應劇情,弦樂讓意境加深不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長大成人後,會選擇用什麼樣的方式過活。某些程度上,我們或許都還沒長大,常想是不是照課本上的教條,遵循大人的規則,事情就會一帆風順。是照劇本演出,還是即興發揮。面對家人、伴侶和朋友,是以謊言維繫表面關係,還是以真心誠意相待。

   面對遙不可及的夢想,像劇中四人第一次一起合奏《勇者鬥惡龍》的「ドラゴンクエスト序曲」一樣,給人勇氣朝夢想邁進。面對人生中不如意之事,是要消極選擇逃避,還是毫不猶豫接受挑戰,勇敢面對。就算結果不如預期,至少曾努力嘗試過。人生漫長,你想要怎樣活著,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


「我們就像童話「螞蟻與蟋蟀」裡的蟋蟀,雖然嘴上說想靠音樂活著,但我想各位心裡也
已經有答案了,我們沒能成為可以靠做自己想做的事生存的那種人,我覺得沒能把喜歡的
事情變成工作的人必須做出決斷,是要把它當作興趣,還是仍然把它當作夢想?把它當作
興趣的螞蟻過的很幸福,但把它當作夢想的蟋蟀卻深陷泥沼。」螞蟻與蟈蟈的故事,現實與夢想的衝突。你要當螞蟻,還是蟈蟈?

「擠檸檬在炸雞上是不可逆反應。」

「人生中存在著太多事後才意識到,卻追悔莫及的事情。煙花很美但稍縱即逝,當我們在找尋它的美時,她已經消失不見了。比悲傷更令人悲傷的是什麼?就是空歡喜一場。」

「會邊哭邊吃飯的人,能夠活下去。」

「所謂的夫妻,就是能夠分開的家人。
夫妻之間如果要用小孩來維繫彼此,那麼也就走到盡頭了。」

「想要誘惑對方,首先就是要拋棄人性。要嘛化身為貓、化身為虎,不然就是化身為被雨打溼的小狗,只有這三種選擇。」

「去過的旅行,可以變成回憶,沒有去成的旅行,不也能成為回憶嗎?」

「只給聽懂的人聽懂,不就好了嗎?」

「沒有洞就不是甜甜圈了,人生如果完美,那就不是人生。」
「如有有一個按鈕可以讓人生重啟,你會按下去嗎?」我的答案是否。


Lyrics & Translation 歌詞:(by 好青年 整理)

作詞、作曲:椎名林檎 / 編曲:斎藤ネコ 椎名林檎
Vocal:松たか子、満島ひかり、松田龍平、高橋一生
Piano:ヒイズミマサユ機
Strings:斎藤ネコカルテット(1st.Violin:斎藤ネコ、2nd.Violin:グレート栄田、Viola:山田雄司、Cello:藤森亮一)
Tuba:田村優弥
Midi:椎名林檎、井上雨迩

真っ黒な中に一つ消えては浮かぶ吐息よ
冷たい闇夜は僕の願い飲み込み匿います
真っ白な息がいまもっとも無垢な本音と
悴んだ声でなにを歌う?嘘でも本当でも
好きとか嫌いとか欲しいとか
気持いいだけの台詞でしょう
ああ白黒付けるには相応しい
‥滅びの呪文だけれど‥

真っ新な子供時代教科書を暗記していれば
正解不正解どちらかを選べると思っていた
ト書き通りに生きている自分
アドリブには慣れていない癖
云いたいこと溢れ出し姦しい
‥君の前だけだけれど‥

手放してみたいこの両手塞いだ知識
どんなに軽いと感じるだろうか
言葉の鎧も呪いも一切合財
脱いで剥いでもう一度
僕らが出会えたら

好きとか嫌いとか欲しいとか
口走ったら如何なるでしょう
ああ白黒付けるのは恐ろしい
‥切実に生きればこそ‥
そう人生は長い、世界は広い
自由を手にした僕らはグレー
幸福になって、不幸になって
慌ただしい胸の裡だけが騒ぐ
‥おとなは秘密を守る‥

Makkuro na naka ni hitotsu kie te wa ukabu toiki yo
tsumetai yamiyo wa boku no negai nomikomi kakumai masu
masshiro na iki ga ima mottomo muku na honne to
kajikan da koe de nani o utau? uso demo hontō demo
suki toka kirai toka hoshii toka
kimochi ii dake no daishi desho u
ā shirokuro tsukeru ni wa fusawashii
? horobi no jumon da keredo?

masshin na kodomo jidai kyōkasho o anki shi te ire ba
seikai fu seikai dochira ka o eraberu to omotte i ta
togaki dōri ni iki te iru jibun
adoribu ni wa nare te i nai kuse
ii tai koto afuredashi kashimashii
? kun no mae dake da keredo?

tebanashi te mi tai kono ryōte sei da chishiki
donnani karui to kanjiru daro u ka
kotoba no yoroi mo noroi mo issai gassai
nui de hai de mōichido
bokura ga deae tara

suki toka kirai toka hoshii toka
kuchibashittara ikanaru desho u
ā shirokuro tsukeru no wa osoroshii
? setsujitsu ni ikire ba koso?
sō jinsei wa nagai, sekai wa hiroi
jiyū o te ni shi ta bokura wa gurē
kōfuku ni natte, fukō ni natte
awatadashii mune no ura dake ga sawagu
? otona wa himitsu o mamoru?

漆黑中消失又重現的嘆息
寒冷的黑夜將我的願望吞噬藏匿
純白氣息是最無邪的心聲
用凍僵的聲音唱首歌?無論真假

所謂喜歡、討厭或欲念等等
不過是自我滿足的台詞而已

啊~ 卻也用來辨明是是非非
適合招致毀滅的咒語

如果像童年時代背下課本的話
也許就能從對或錯中作出選擇

照劇本活著的我
還不太習慣即興發揮
卻表現得如此熱情四溢
是只有在你面前的時候

想要放開這塞滿雙手的知識
那該會有多麼得如釋重負呢
將語言的鎧甲與詛咒 這所有的一切
全都脫掉剝下
若我們能再次相遇

所謂喜歡、討厭或欲念等等
脫口而出會怎樣呢?
是非黑白是如此恐怖
正因為我們切切實實地活著

沒錯 人生漫長 世界遼闊
掌握自由的我們是灰色的
變得幸福 變得不幸
忐忑不安 只藏於心底
大人選擇保守秘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