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魏如萱 / 不允許哭泣的場合

* 演唱歌手:魏如萱 (Waa Wei)
 * 專輯名稱:不允許哭泣的場合
 * 唱片公司:亞神音樂
 * 音樂類型:華語流行音樂
 * 發行日期:2011年11月10日
 * 高價版 / CD / 1 片裝

---------------------------
〔專輯介紹〕:

  2010年「優雅的刺蝟」專輯贏得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十大優良專輯】與華語音樂傳媒大獎之【評審團專業致敬獎】等肯定。

  2011年 春天「在哪裡?」的單曲,我們看見一次比一次更誠實的魏如萱,原來坐在門後面的女孩是敏感又憂愁的。接連在內地與香港和台灣的巡迴演出,讓眾多樂迷們為之驚艷也更加肯定了魏如萱現場演唱的千面女伶魅力。

  2011年 秋天劇場配樂/編曲名家陳建騏要再次讓我們聽見更廣角的魏如萱「不允許哭泣的場合」,新專輯的封面拍攝也特地找來波蘭攝影師Lukasz Wierzbowski,給魏如萱增添了似華沙美人魚那般勇敢卻又奇異的溫柔氣味。視覺則由目前正在倫敦大學修習藝術創作也是充滿神祕感的waterfall瀑布雜誌主編小8來統籌,或許魏如萱的every teardrop能像coldplay般懾人心魄。


「不允許哭泣的場合」,魏如萱用「標本」來形容這張專輯。

"他們將動物的屍體製作成標本,栩栩如生彷彿沒有離開一樣"

"歌在完成的那一刻,也代表故事已經說完了。"


  有些記憶想忘卻忘不了,藉著製作標本就能將記憶隔離,「不允許哭泣的場合」是魏如萱寄託某些記憶製作的標本。首先,從內到外的記憶皮囊裡極滿的情感和骨架都必須重新逐一拆解和經過破壞的過程。



---------------------------
〔歌曲介紹〕:

麻醉 /
  魏如萱與鍵盤手張瀚中共同譜寫的曲子,宛如好萊塢經典電影歌曲的〈溶話〉裡,風度翩翩的紳士旋律加上她躡手躡腳的氣音,大方率性又撒嬌扭捏,連耳垂盡是管弦樂的泡沫,誘人要踮起腳尖跟著旋轉飄舞。

川燙 /
  吉它手韓立康繼「優雅的刺蝟 」〈麋人〉的曲子讓魏如萱發展出有角的聲線,〈三個字〉裡電吉它與銅管齊響,加上魏如萱歌詞中暗諷著現今部份年輕人的人際關係,你一定馬上就能感受叫人氣得想要亂叫又跺腳的情緒。



剔骨 /
  由香港the marshmallow kisses雙人組合其一的Peter編曲,〈一時〉像棉花糖中間藏著夾心的驚喜口味,疲累瞬間退散,不由自主想拍手又使人似醉酒般臉頰泛紅,詞曲及演唱都像踩著菱形步,小心,一不小心你就會跳針。

剝皮 /
  飢餓藝術家OLIVER負責編曲的〈脫光光〉節奏如連綿起伏的雲層和太陽般一會兒亮一會兒又暗了的捉摸不定。這原是魏如萱隨性創作的短詩,隱喻著人性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盲點也讓人心有戚戚焉啊。

縫合 /
  引人入勝的是鍵盤手張瀚中創作的演奏曲〈抽屜〉,探戈據說起源於情人之間的祕密舞蹈,這樣頓錯感強烈的斷奏式演奏緊接製作人陳建騏譜曲和吉它手徐千秀編曲的〈隕石〉像雙人魔術般猜不透的旋律走向,待襲而來是驚人歌德派的暗黑面貌,魏如萱挑戰不同以往的曲風,她是隻刺蝟或稱她為野獸都還是優雅的,在俐落的一瞬間〈隕石〉即擄獲你的雙耳。


去油 /
  製作人陳建騏少見的trip-pop曲風加上詩人夏宇吟讀詩集「salsa」其中一篇「排隊付帳」,夏宇認為詩集《這隻斑馬》《那隻斑馬》中〈勾引〉這篇相當適合人來性感的魏如萱,這樣迷幻又嫵媚的強烈風格,在台灣樂壇也算是特立獨行,一向被笑稱我行我素的外星人魏如萱,自稱不運動又迷糊狀態的爵士聲線,令人很難不上癮。

漂白 /
  彷彿湊近耳畔呢喃的〈晚安晚安〉,則緩步連結著她的聲線與法語間獨特的親密關係,溫柔但強烈地在睡前告白。

風乾 /
  魏如萱首次與雷光夏合作的〈我們〉,當你聽見大提琴的低鳴,請慢慢隨著海浪的潮起潮落走向這兩位愛做夢的他們的夢境裡。



固定 /
  《飛鳥與魚》故事眾所熟知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魏如萱將眷與戀的惆悵寫進〈飛鳥〉,編曲則由「在哪裡?」詞曲創作〈if〉來自香港的Jackie負責,扣人心弦的吉它如羽毛般的浪迴盪猶如掀起記憶中那段不捨的癡戀,即使相愛也不會是戀人,當朋友也是奢求的宿命彷彿引出雷光夏所創作〈我們〉的前傳。

組裝 /
  繼〈我爸的筆〉魏如萱出乎意料的邏輯見解,使口語的形容詞再度變成趣味的口頭禪,吉它手韓立康為〈吼呦〉打造的編曲,一定會讓你不經意在洗澡或走路時隨口就哼起,當然也不難想像現場演出時台上與台下一起吶喊的畫面。

浸泡 /
  魏如萱首次嘗試編曲,製作人陳建騏認為簡單的鋼琴就如同簡單的寓言般深刻,〈嗚〉敘述獵人與獵物之間情感交錯,在短短文字中也感受到其怪誕思緒,雖是綿密輕聲卻又錯綜如刀刃的抽離感, 放在專輯結尾〈嗚〉猶如烈酒般柔中帶勁。



收藏 / 
  "我想忘了我想忘了的,但我忘了我是忘不了的。""記憶的標本雖然是死亡的,但這段記憶同時也用另一種方式繼續活在我心裡的抽屜。"

-我一邊聽一邊有個奇異的感覺,我覺得我還在超級市場排隊等付賬呢,可娃娃根本不想等,她已經出發去勾引了- 詩人 夏宇


---------------------------
〔娃娃介紹專輯歌曲〕:

只要預購「不允許哭泣的場合」專輯,
就會送去年12月在香港柴灣的「優雅的刺蝟 音樂會」的Live CD。


  其中有收錄我非常愛的兩首歌,但是很少表演,Ophelia奧菲莉亞是莎士比亞悲劇「哈姆雷特」裡的人物,我第一次要唱這首歌的時候,和黎煥雄導演還有建騏討論和分析Ophelia到底發瘋到哪種程度和不斷去揣測O-phelia有多麼愛哈姆雷特,她唱這首歌的時候是掉進水裡的狀態,都要淹死了還一直唱歌,唱到死為止。冰冷的狂熱其實是幾米幸運兒舞台劇裡的其中一首歌,但是接在這首歌後面唱,尤其李格弟寫的歌詞,喔讓我每次唱每次都要哭。



歌曲"我們"

  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天生很適合當間諜或者忍者的人,就是那種長得每次看每次好像都長得不太一樣的臉。我的左臉和右臉不太一樣,我的髮型變了就又不一樣,我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比例也有點奇怪,肩膀很寬腳卻是細的,衣服顏色不一樣甚至說出來的話和聲音及表情也不同,我,常常在台上唱著要買別人的不快樂,你們的眼睛看著我,但是我的眼睛是看著你們的,快樂不快樂不單單是用表情來分辨,有些事情是可以感覺得到的,聞得到的。

  去了日本去了香港去了韓國,我的臉一定又變了一些些(可能因為吃多了有一點胖,哈!),臉變了是因為心裡面的感受又不一樣了。嗯...你們有沒有因為喜歡誰喜歡到覺得自己的臉都快變成他了,不是只外表喔,是那種從心底強烈的好像也好想跟他一樣。所以每ㄧ個人都不是我,每個人的裡面都帶著誰的局部,當你被誰影響或誰影響了你,你就變成了你們,我就變成了我們。

@雷光夏(summer lei)說:

當眼睛漸漸習慣黑暗,我們開始能夠看見。夜空中星星的光亮,一顆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但是好多顆星星在一起就變成了宇宙。我想我們都一樣。很喜歡光夏寫給我唱的這首「我們」,像星星一樣低調卻美麗又不刺目。


  還有《不允許哭泣的場合》裡的相片都是由Lukasz Wierzbowski掌鏡的,他是一個溫柔又有趣又有點怪的攝影師,你們可以去看看他的作品http://www.flickr.com/photos/neon_tambourine/,從他眼睛看出去的人很特別,他是波蘭人,我無法想像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在地球的哪裡我都不知道,但是他真的坐了很久很久的飛機才來到台灣,我們已經約好,下次換我們去波蘭拍照。(但是專輯要賣得好才有錢去啊!!或是哪個廠商有相中我寫的歌或需要代言什麼的,就更進一步了,wakaka!!) 

我們拍了很多相片,畫面裡這些是沒有被挑選到的,所以《不允許哭泣的場合》裡的,會!更!好!看!



歌曲"隕石"

  現在是2011年10月的最後一天,在香港。剛剛在獨自走回酒店的路上,下起了毛毛雨,白天是車水馬龍又人來人往的廣東道,而剛才只聽到過馬路的指示燈聲音和我的鞋摩擦地板的聲音。櫥窗的衣服更好看了,玻璃上的字體與每季的陳列在這個時候更顯得別出心裁,在廣東道用在台北行走的速度散步並且大口呼吸,就像溫柔的野獸睡著了般。這個月彷彿每件事情都以「突然」的姿態亮相,突然的開心、突然的傷心、突然的驚喜、突然的過去。人的生命不也是「突然」開始的嗎?開始結束了,結束開始了。

  當滾燙的隕石冷卻後,科學家在隕石內發現了超硬鑽石,而超硬鑽石卻是在脆弱的墜落過程中變成的。2011年11月的第一天也將要開始了,我知道現在看來不好的,都是為了以後的好在作準備。




歌曲"晚安晚安"


mon cheri,
tu me manques,
bonne nuit,bisou bisou


閉上眼
怕看不見你了
所以
怕黑

後來
睜開眼
也看不見你了

即使
你站在我面前
我也看不見你

那些
你喜歡我、我喜歡你的晚安....
晚安..





---------------------------
〔曲目〕:

CD
01 溶話
02 三個字
03 一時
04 脫光光
05 抽屜
06 隕石
07 晚安晚安
08 我們
09 飛鳥
10 吼呦
11 嗚

-------------------------
若覺得此篇還不錯,推推或者留言給個鼓勵吧!
這樣才有繼續分享的動力!~^^

0 意見: